Category Archives: 杂文

两张北大老宿舍楼的照片

北大原来的宿舍楼都建于50-60年代,但里面的生活设施并不完善。这些老宿舍楼后来都逐渐被拆掉重建。36楼旁的小路。原来汇集了砂锅饭、书店和饭店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新司机泊车指南 Parking Guide

在驾校学习的泊车和实际环境中差异的比较大。相信不少人和我一样,在复杂情况下泊车还有点紧张。下面三张收藏的泊车指南图可以有所帮助。 首先是垂直于路边的泊车指南,在停车场里多见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Cranfield的田园照片

Cranfield大学坐落在英国M1高速路边的一个乡间,非常安静。2003年曾在此学习过一段时间,下面是从电脑里面整理出来的几张校园里照片。 一个女学生开的Smart小车,非常可爱。若干年后奔驰把它带到了中国市场,卖了个小车里面的豪车价。淘宝在2010年曾经在网上团购了一把Smart,ASC也有一位没有驾照的HR MM幸运地成为了车主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女儿起名小记

杭州这里的医院要求和北京不一样,宝宝在出生离院的当天就要求开出生证,所以要在宝宝出生后3-5天之内把名字确定好。起名字要简单可简单,要复杂可以无边。古代一般说法是男孩名字从《楚辞》里面找,女孩名字从《诗经》中取。例如:林徽因。不过我看遍《诗经》,好像也没有合适的名字。在老婆的催促下,想了20多个名字,但最后也是取舍不定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别了《信息周刊》

接触《信息周刊》好像是个偶然的赠阅机会,但是里面的内容还是很快吸引了我。与其它IT媒体不同,这边杂志会介绍很多美国最新的创业故事或技术发展动向,按照杂志自己的定位:以“科技推动商业创新”为使命。杂志的目标是为创新商业模式找到最佳的IT技术支持,为IT技术找到最佳的商业实现途径。 年前公司订阅2009年报刊时就一直想订阅《信息周刊》,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,订阅成了《IT时代周刊》。今天在网上搜索了一下,才知道《信息周刊》已经在2009年1月份关门了。这本创办于2003年的杂志,如同它所讲述的创业故事一样,终于也因为投资人撤资而黯然谢幕。从一个方面反映了IT媒体界的竞争残酷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三鹿奶粉、华尔街金融危机和《老无所依》

九月的世界有点乱。三聚氰胺让三鹿奶粉和中国整个牛奶行业受到消费者的指责,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跌入低谷。这几年牛奶通过低价开始走入中国人的平常生活,液态奶销量增长突飞猛进。但是这种价格压力下的牛奶普及是以牺牲奶农群体为代价,三鹿事件则是产业链问题的全面爆发。 大洋彼岸,美国引以为豪的华尔街金融体系自次贷危机后开始出现严重问题。按照巴菲特的说法,潮水退去时,裸泳者开始浮现了:房利美(Fannie Mae)、房地美(Freddie Mac)、雷曼兄弟(Lehman Brothers)和美国国际集团(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)这四家公司,显然这还不是最终的名单。金融衍生品曾经代表了投资者的智慧和风险分散的愿望,但是最终还是酿造了更大的泡沫。美联储和政府显然对于新金融市场的监管有点吃力,这里已经不是90年代的那个华尔街了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北京08奥运随想

奥运会无疑是一场全球欢乐的聚会,但也是目前世界范围内难得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机会。从举办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建设、开幕式设计、安全保障到数目庞大的志愿者,到外部与国际社会三教九流的种种交流,无不都是不小的考验。北京此次2008奥运会的举办,自然是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后的一次成长的洗礼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汶川:生命之歌

5月12日下午2点多的时候,我正在首都机场,突然收到LP发来的短信,告诉四川发生了地震,北京也有震感。地震时我可能在机场高速的出租车上,感觉不明显。到杭州后,从新闻中看到了汶川7.8级地震的报道,才知道这是自1976年唐山地震以来最大的一次灾难,据说震波绕地球足足两圈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由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递看到的

奥运火炬今日在日本长野进行传递,路透网上有一张中国人的照片非常感人。 2008年的奥运会注定将不是一次简单的体育盛会,将使我们更深刻地看待西方社会和媒体。面对日益强大的与时俱进的中国,很多西方人都没有准备好。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中,当迎接火炬的海外留学生毫无例外地被写成“Nationalist”(民族主义者),而不是“Patriot”(爱国者),你就知道什么叫媒体的倾向性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广告语的中英翻译之妙

今天在杭州街头看到了Adidas和李宁针锋相对的中英文广告语,觉得有趣。Adidas的广告语是“Nothing is impossible”,中文译作“没有不可能”,李宁则是“Anything is possible”,中文原话是“一切皆有可能”。英文上,Adidas的广告语更有优势,使用否定之否定是英语强调的惯用手法,而李宁的则略显平淡。但是在中文上,李宁的“一起皆有可能”则比Adidas的拗口翻译要好很多,我觉得这个“没有不可能”还不如“无所不能”更加易于传播。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