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忆我在北大山鹰社的经历

1993年,我从信阳陆军学院结束一年的军训后来到了燕园。从一个军事学院一下子来到自由的校园,心情十分激动。当时山鹰社正在三角地柿子林那里进行招新,帐篷和雪山的照片一下子就吸引了我。随着我对登山攀岩活动的了解,我越来越喜欢上这个集体。

1994年,我参加了对长江源头格拉丹东雪山的攀登活动。作为一名新队员,这次活动使我对雪山攀登有了真正的了解,包括登山活动的组织,分工和潜在的风险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事情是擅自登山被批评。

长江源头各拉丹冬雪山海拔6621米

长江源头各拉丹冬雪山海拔6621米

长江源头第一桥

长江源头第一桥

B组登顶照(左起:海土、我、徐珉和曹峻)

B组登顶照(左起:海土、我、徐珉和曹峻)

刚到大本营时,我因为高山反应,没有被选入运送物资的队伍,和队医李玮留守大本营,这可把我急坏了。因为来之前就知道运动可以帮助适应高海拔,于是当天在大本营干完家务活后,我悄悄地跑去攀登大本营附近的一个雪山。这座雪山的本营相对高度应该在200米左右吧,当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穿着旅游鞋就开始往雪线上爬。大约过了1个多小时,终于爬到了山顶,俯瞰着广阔的高原,景色非常壮观。然而,在下山的时候,却是险象环生。因为只穿了旅游鞋,没有冰爪,要在冰雪面上固定是很困难的。中间的一段冰雪路我基本上是坐着慢慢挪下去的,还经过了若干个深不见底的冰裂缝,想想都后怕。好容易到了山脚下,碰到了队友张永利,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批评,这才知道其它队员回到大本营后都在漫山遍野地找我,怕我出事。当天晚上在营地对我展开了专项批评会,好像在社里历史上也是唯一的一次吧。

94年各拉丹冬活动新闻发布会三角地海报

94年各拉丹冬活动新闻发布会三角地海报

1994年登山队在图书馆前合影

1994年登山队在图书馆前合影

1995年,我被选为山鹰社第七任社长。作为社长,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需要承担起每年登山活动的组织工作。通过了解,我知道社里很早曾经和日本创价大学有过联合登山的想法,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进行下去。从建社开始,山鹰社已经走过了六个年头,我觉得有必要开始对外国际合作登山的尝试,原因是当时国内的民间登山运动还不是很成熟,如果有机会与日本成熟的山岳会合作,可以学习到一些经验。于是在中国登协王凤桐老师的牵线搭桥下,我们和日本福冈大学山岳会联系上了。福冈大学山岳会计划判断珠峰,他们计划先攀登西藏境内的一座雪山来熟悉气候和锻炼队伍。经过双方的沟通,我们最后把共同的登山的目标确定在西藏的宁金抗沙峰。这座山海拔 7206米,在江孜县和浪卡子镇之间,登山大本营距离公路不远,交通十分方便。宁金抗沙峰离羊卓雍错湖很近,后来表明这个区域小气候对雪山的天气还是有影响的,特别是在雨季的时候。

这次合作登山活动,使我们对日本大学登山活动多了一些了解。日本是个岛国,国内没有雪山,但是国民喜欢登山,并且频频活跃在喜马拉雅山脉,很多雪山都是由日本登山队首登。受登山运动普及的影响,很多日本大学都有叫山岳会的社团,专注在登山运动上。与国内大学的户外社团不同,日本山岳会是由在校生、教师和校友共同组成,这样安排的好处很多:首先,可以面向学校招募新成员,为社团发展提供新生力量;其次,因为有教师和校友的参加,登山的经验积累可以更加从容,不受毕业生离校的影响;最后,已经就业的校友可以比在校生更有效地开展赞助活动,而且校友中不乏成功人士,也可以为登山活动提供资金来源。

1995年宁金抗沙峰攀登途中

1995年宁金抗沙峰攀登途中

除了组织结构外,日本登山队的职能配备比较完善。比如,他们一般都配有专业的医生,而我们社团限于条件,一般都是由一名队员自学医疗知识后兼任。在本次登山活动中,我们发生了两次较为重要的医疗事件,暴露出我们在这方面的问题。一次是到登山大本营后不久,日方大学名誉队长高山反应严重。另外一次是老队员李锐在攀登冰川时被坠石击伤脚踝骨折。当时幸好还有日本枥木县一支登山队也在攀登宁金抗沙峰,中国登协的罗申教练担任登山向导,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及时的帮助。

和以往登山活动不同,宁金抗沙峰登山运动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两辆山地自行车。科考队员去考察羊湖冰川、去浪卡子县发电报、到枥木县登山队作客和求援,都少不了这两辆自行车。平时大家没事也会在大本营附近的草坡上骑一小会,作为健身方式。

1995年为赞助商宝洁飘柔拍的广告照

1995年为赞助商宝洁飘柔拍的广告照

1995年,我们选择和福冈大学合作登山,还有一个目的是希望能够得到一批登山装备,因为当时国内的户外装备市场还不像今天这么发达,很多装备都需要到香港或者国外去托人购买。现在来看,我们对于登山运动的很多软性的东西,却被忽视了,这反映了当时学生社团的不成熟。

然而让我感到不安的是,14年后的今天,我看到在国内驴友遍布的民间登山运动中,这种不成熟的现象却仍然还存在着。很多户外活动爱好者拥有了先进的装备,但缺失了登山的精神,户外团体也在漠视着登山的软文化,这种缺失的严重后果直接反映在近几年不断增加的山难事故中。不少商业登山活动或者山友之间的临时团队,以免责条约来解除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,其实是不能被接受的。在远离社会的自然环境下,人与人之间的社会性应该是加强而不是减弱。纵观国外的登山影视作品,从《Into Thin Air》、《K2》到《垂直极限》、《Touching the Void》等,无不在描述登山环境下山友之间高尚的友谊和人性。而在国内的登山运动中,登山者的行为准则似乎还是一片空白,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。

注:本文是应《山野》杂志社的约稿原文,用于2009年4月刊中北大山鹰社20周年社庆专题。北大山鹰社成立于1989年4月1日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户外 and tagged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