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e YST, Ade Panama

今天,雅虎终于和微软达成了搜索的10年的合作协议:财大气粗的微软将作为雅虎搜索和搜索广告的技术服务提供者,也就是说Bing和AdCenter将取代雅虎自己的YST和Panama。雅虎获得的是独家销售Bing的搜索广告大客户以及收入分成。客观来看,面对Google高达60%以上的市场份额,雅虎和微软的合作是个必然的选择。高昂的运营成本加上同质化的质量,雅虎对搜索技术投入并不像微软和Google那么热衷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互联网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GeoCities关闭标志免费个人主页时代的结束

原来以为免费个人主页时代早已结束,但是今早的一则新闻才让我知道这个时代刚刚结束。雅虎关闭了它在1999年花28.7亿美元收购的个人主页服务商GeoCities。个人主页曾经是互联网第一轮泡沫前最流行的免费服务之一,当时著名的服务商包括Angelfires, GeoCities, 网易Nease等。免费的个人主页给最早接触互联网的网民一个展现自我的机会,也曾培养了很多著名的站长。然而,由于商业模式的不确定,受众的分散,来自免费主页空间的广告收入无法支撑高昂的服务器和带宽成本,使得这些网站都前后关门或转为收费空间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互联网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回忆我在北大山鹰社的经历

1993年,我从信阳陆军学院结束一年的军训后来到了燕园。从一个军事学院一下子来到自由的校园,心情十分激动。当时山鹰社正在三角地柿子林那里进行招新,帐篷和雪山的照片一下子就吸引了我。随着我对登山攀岩活动的了解,我越来越喜欢上这个集体。

1994年,我参加了对长江源头格拉丹东雪山的攀登活动。作为一名新队员,这次活动使我对雪山攀登有了真正的了解,包括登山活动的组织,分工和潜在的风险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事情是擅自登山被批评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户外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别了《信息周刊》

InformationWeek接触《信息周刊》好像是个偶然的赠阅机会,但是里面的内容还是很快吸引了我。与其它IT媒体不同,这边杂志会介绍很多美国最新的创业故事或技术发展动向,按照杂志自己的定位:以“科技推动商业创新”为使命。杂志的目标是为创新商业模式找到最佳的IT技术支持,为IT技术找到最佳的商业实现途径。

年前公司订阅2009年报刊时就一直想订阅《信息周刊》,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,订阅成了《IT时代周刊》。今天在网上搜索了一下,才知道《信息周刊》已经在2009年1月份关门了。这本创办于2003年的杂志,如同它所讲述的创业故事一样,终于也因为投资人撤资而黯然谢幕。从一个方面反映了IT媒体界的竞争残酷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雨中灵峰探梅

杭州的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快2周了,本不是户外运动的好季节,但是一想起《雨中登泰山》的那篇课文,决定下午还是去爬老和山。从文二路走过文三路,穿过古荡社区,便来到了老和山麓。从这里上山后,发现果然是一个好的选择,连日雨水让石阶旁溪水潺潺,树叶在春天都透着亮绿色。最好的是,除了遇到两三位老人,整个山径几乎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,完全没有平日里那种人来人往的喧嚣。

穿过美人峰、将军峰、灵峰和瑞云亭,就来到了桃源岭山顶。这里是四条路的汇合点,可以通往北高峰、植物园或是留下山脚。在此处犹豫了一下,决定不去北高峰,趁今日人少,不如去植物园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游记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搜索引擎的历史、现状和未来

今天在浙江大学软件学院做了一回老师,讲授《搜索引擎的历史、现状和未来》,这是阿里巴巴和浙江大学合作的《互联网搜索技术》课程的第一课。软件学院在宁波高新区,从杭州坐车过去要2个多小时,但是校园风光很好,小桥流水,据说是浙大校长潘云鹤亲自挑选的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互联网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老和山北高峰徒步

好久没户外活动,一直酝酿着爬个山。本来计划是昨天,但是一直小雨到中午。查了天气预报,得知周日会天气变好,于是约了在杭同事们一起登山。

今天早上就被阳光照醒,果然是个户外活动的好天气。老和山登山入口有两处,一个是从西溪路古荡这里进去,另外一个是从浙江大学植物园上去。整个路线途经状元峰(海拔243米)、瑞云山(126米)、灵峰山(161)、美女山(海拔177米)、将军山(海拔195米)、秦亭山(海拔168米)。 山势平缓,行程轻松,全程2小时,值得推荐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户外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三鹿奶粉、华尔街金融危机和《老无所依》

九月的世界有点乱。三聚氰胺让三鹿奶粉和中国整个牛奶行业受到消费者的指责,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跌入低谷。这几年牛奶通过低价开始走入中国人的平常生活,液态奶销量增长突飞猛进。但是这种价格压力下的牛奶普及是以牺牲奶农群体为代价,三鹿事件则是产业链问题的全面爆发。

大洋彼岸,美国引以为豪的华尔街金融体系自次贷危机后开始出现严重问题。按照巴菲特的说法,潮水退去时,裸泳者开始浮现了:房利美(Fannie Mae)、房地美(Freddie Mac)、雷曼兄弟(Lehman Brothers)和美国国际集团(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)这四家公司,显然这还不是最终的名单。金融衍生品曾经代表了投资者的智慧和风险分散的愿望,但是最终还是酿造了更大的泡沫。美联储和政府显然对于新金融市场的监管有点吃力,这里已经不是90年代的那个华尔街了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北京08奥运随想

奥运会无疑是一场全球欢乐的聚会,但也是目前世界范围内难得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机会。从举办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建设、开幕式设计、安全保障到数目庞大的志愿者,到外部与国际社会三教九流的种种交流,无不都是不小的考验。北京此次2008奥运会的举办,自然是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后的一次成长的洗礼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杂文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国际珠峰日

5月29日是国际珠峰日,这是尼泊尔政府为纪念人类第一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的新西兰人Edmund Hillary和夏尔巴人Tenzing Norgay而设立的。尼泊尔还计划把距珠峰大本营最近的卢克卡机场更名为“丹增-希拉里”机场。

Google’s Mt. Everest Day Logo

希拉里是今年1月11日在新西兰去世的,享年88岁。1953年5月29日,希拉里和丹增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登顶,成为目前被认为最早成功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人。希拉里曾多次回到尼泊尔,为改善山区人民的生活做努力。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户外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